米娜时尚网(www.minaw.com.cn)老牌时尚资讯网站,时尚潮流引领者,汇集时尚圈最新资讯

登录
注册
当前位置:米娜时尚网>时尚>正文内容

传奇成就经典 与时俱进焕新 劳斯莱斯揭秘“欢庆女神”百年故事

时间:2022-02-09 11:47      米娜时尚网www.minaw.com.cn      
分享到:

劳斯莱斯揭秘传奇车标“欢庆女神”背后跌宕起伏的人文故事。

围绕“欢庆女神”诞生的种种猜想从未停止。

劳斯莱斯“欢庆女神”在漫长时光中曾经历多次设计调整。

劳斯莱斯汽车以至臻缔造工艺成就这一品牌专属雕像。

“‘欢庆女神’可谓是全球最具辨识度的汽车标志之一。正如劳斯莱斯汽车品牌及旗下产品,‘欢庆女神’亦随时代发展不断演进,并在时光洪流中坚守初心。在首款纯电动车型‘闪灵’标志着劳斯莱斯迈入全新时代之际,我们回首重温品牌标识和她背后的故事。虽历经百年,‘欢庆女神’背后的故事依然耐人寻味、令人动容。她的传奇轶事蕴含了跌宕起伏却极具传奇色彩的人生际遇,更助力了劳斯莱斯品牌历史的璀璨篇章。历经时光的洗礼,她始终牵动着劳斯莱斯品牌与客户的心灵共鸣。”

—— 劳斯莱斯汽车首席执行官托斯顿·穆勒·乌特弗斯

一个多世纪以来,“欢庆女神”作为最具辨识度的标识之一,优雅伫立于每一台劳斯莱斯汽车之上。她在全球范围内闻名遐迩且深入人心,世间对她背后故事的猜想与讨论也从未停止。

在劳斯莱斯迈入全新的电气化时代之际,回顾这一百年标识的经典往事,可谓是以史实回应世间众说。这段经典历史由四位传奇人物共同书写,他们背景不同、拥有不同性格,人生际遇相互交织,于世事起起伏伏之中,成就了这款闻名于世的标识。

这段传奇故事的四位主角分别是:

约翰·蒙塔古(全名:约翰·沃尔特·爱德华·道格拉斯-斯科特-蒙塔古;蒙塔古男爵二世,;1866-1929年)。

蒙塔古是著名的汽车行业先锋人物之一,也是《The Car lllustrated》杂志的出版人。其祖籍所在地为新福里斯特,英国国家汽车博物馆也坐落于此。

克劳德·约翰逊 (全名:克劳德·古德曼·约翰逊;1864-1926年)

克劳德·约翰逊曾是英国皇家汽车俱乐部的前身——英国和爱尔兰汽车俱乐部的秘书长。在1903年,克劳德·约翰逊与查理·劳斯携手合作。他是一位天赋异禀的沟通高手,具备敏锐的商业头脑,他曾称自己为劳斯莱斯(Rolls-Royce)中间的链接符。

埃莉诺·桑顿(全名:埃莉诺·贝拉斯科·桑顿; 1880-1915年)

埃莉诺·桑顿是“欢庆女神”故事中的关键人物。埃莉诺最初是一名演员和舞者,也是克劳德·约翰逊的助理。1902年,她成为蒙塔古勋爵的办公事务负责人。她曾是插画家及雕塑家查尔斯·赛克斯的模特和灵感缪斯。

查尔斯·赛克斯(全名:查尔斯·罗宾逊·赛克斯Charles Robinson Sykes;1875-1950年)

查尔斯·赛克斯是一位插画家和雕塑家,曾为蒙塔古勋爵和克劳德·约翰逊工作。他以Rilette为艺名设计的广告和杂志封面已然成为公认的艺术佳作。

际遇纷纷

1902年,既是自由职业记者又是汽车爱好者的约翰·蒙塔古创办了英国第一本汽车杂志《The Car Illustrated》,并聘请查尔斯·赛克斯担任首席插画师。几乎在同期,蒙塔古的朋友克劳德·约翰逊聘请了一位名叫埃莉诺·桑顿的年轻女子,担任汽车俱乐部的助理。克劳德·约翰逊自己则是该汽车俱乐部的秘书长。

当蒙塔古遇到聪明伶俐、美貌出众的埃莉诺,心生爱恋,并为她提供了杂志办公事务负责人的工作。埃莉诺接受了工作邀请。这位贵族出身的出版人和他的新同事——出生于伦敦南部、比他年轻14 岁的埃莉诺,就此开始了一段长达 13 年的恋情。这段热烈且真诚的恋情虽命中注定,但却讳莫如深。

埃莉诺于1903年怀孕。她和蒙塔古勋爵决定,孩子出生后被收养将是最好的安排。埃莉诺将刚出生的女婴琼抱给蒙塔古时,叮嘱他 “永远不要再提孩子的名字”。自此,埃莉诺再也没有见过她的孩子,但作为孩子父亲的蒙塔古却没有选择不见面。蒙塔古先是安排他所管辖军团的一位前中士夫妇共同抚养琼,后来由一对医生夫妇收养了琼。随后的若干年里,蒙塔古常常看望女儿,但女儿以为他只是约翰叔叔。蒙塔古在合适并保密的范围内,尽其所能地为女儿提供资助。

成就经典的缪斯

正是在这个阶段,故事脉络开始融合汇聚。赛克斯和埃莉诺在《The Car Illustrated》杂志社工作时相知相处。其实在此之前他们已经认识对方。几年前,埃莉诺曾在伦敦切尔西国王路的艺术家聚居地The Pheasantry短暂居住过。在那里,她过着神秘的双面生活:白天在汽车俱乐部担任克劳德·约翰逊的助理,晚上则变身为舞者和模特。她经常为查尔斯·赛克斯等一众艺术家当创作模特。

尽管蒙塔古聘请赛克斯是从事杂志插画,但赛克斯同时也是一位才华横溢的雕塑家,师从于皇家艺术学院的著名教授爱德华·兰泰里。1903年,他以埃莉诺为原型雕刻了一个奖杯,供蒙塔古参加戈登·贝内特的比赛。赛克斯的另一部作品名为《酒神女祭司Bacchante》,曾在皇家艺术学院和巴黎沙龙展出。画作中女祭司的容貌和身材也与他心中的这位缪斯女神惊人地相似。

在这一时期,塞克斯为蒙塔古的劳斯莱斯银魂打造了一款车标。这是一尊小型铝制雕像,命名为“低语”,形态为一位身着飘逸长袍的年轻女子,将食指轻压在嘴唇之上。后经证实,埃莉诺便是雕塑形象的原型。但车标究竟是塞克斯对朋友及雇主的谢礼,还是受埃莉诺之托作为给情人的礼物,仍不得而知。无论真相如何,蒙塔古在他的每一款劳斯莱斯汽车上都放置了此款车标,直至1929年去世。也许这雕像是他对埃莉诺深埋多年爱意的隐晦表达。

人们普遍认为“低语”雕像是“欢庆女神”的灵感来源。因此可进而推断,埃莉诺·桑顿正是“欢庆女神”的原型。这种说法合乎情理,两尊雕塑的诸多相似之处也支撑了这一观点。只是雕塑诞生背后的故事不如雕像外观那般清晰明了。

结缘劳斯莱斯

1910年,埃莉诺的前雇主克劳德·约翰逊再次出现在故事中。他辞去汽车俱乐部的工作,出任了劳斯莱斯公司总经理。公司由他曾经的商业伙伴查尔斯·斯图尔特·劳斯与杰出的工程师亨利·莱斯共同创立。

莱斯认为,彼时劳斯莱斯汽车打算选择的发动机前罩上的车标图案太过俗气,例如黑猫、魔鬼、滑稽的警察等寻常图案,这让他头疼不已。克劳德·约翰逊提出新思路,提议劳斯莱斯应该打造极具专属风格的车标,车标应该成为劳斯莱斯汽车的加分项。最终,经莱斯同意,约翰逊通过蒙塔古介绍,委托查尔斯·塞克斯创作车标。

约翰逊的脑海中已勾画出车标的雏形。在一次巴黎之行中,希腊大理石雕塑《萨莫色雷斯的胜利女神》令他大为震撼,该雕塑创作于公元前190年,自1883年起在卢浮宫展出。雕塑高2.75米,雕刻了一位张开羽翼的神灵,衣裙迎风飘扬,从天而降。遗憾的是,这樽历经岁月的雕塑留给世人的身躯造型已失去头颅和双臂。

“我希望车标能够像胜利女神一样美。去欣赏欣赏这座雕像吧。”约翰逊对塞克斯说,塞克斯看了雕塑,但当即就认为胜利女神给人的战斗感太强,作为劳斯莱斯的车标并不合适。塞克斯多次乘坐蒙塔古的银魂出行,他坚信,雅致、空灵的形象能够更好地传递出劳斯莱斯精神——极致优雅、静谧平稳却具有内涵澎湃动力。再一次,埃莉诺·桑顿成为了这次的创作灵感。

尽管埃莉诺极有可能是“欢庆女神”整体形象的原型,但其面部形象可能出自另一人,因为车标的面部酷似塞克斯的母亲汉娜·罗宾逊·塞克斯。塞克斯与母亲十分亲密。由此有了一种猜测:这一传奇车标是塞克斯综合心目中理想的女性形象和艺术审美,发挥想象创作出来的。

“欢庆女神”命名

塞克斯设计的新车标最初命名为“速度女神”。如今的命名最早出现于劳斯莱斯写给约翰·蒙塔古的信中。劳斯莱斯在信中表示,希望设计的标识能够传递“劳斯莱斯精神——快速无声、平稳静谧、暗藏巨大能量、优雅而且栩栩如生”。

信中还提到,塞克斯对“优雅的小女神”进行创作时,脑中浮现的是“优雅玲珑的‘欢庆女神’立于劳斯莱斯车首,醉心旅行,沿途微风轻送,摇曳生姿”。

1911年,劳斯莱斯将“欢庆女神”注册为知识产权。值得一提的是,该注册车标并未得到两位创始人的完全认可:亨利·莱斯爵士不喜欢任何车标;而查尔斯·劳斯则未能见证此车标的诞生——查尔斯·劳斯于1910年6月因飞行事故过世。“欢庆女神”在此之后才问世。她得以存在,归功于克劳德·约翰逊的远见、敏锐和强大的人格力量。

他的直觉得到了印证——1920年,劳斯莱斯携“欢庆女神”参加在巴黎举办的世界车标大赛,“欢庆女神”一举夺魁,收获金牌。

不为大多数人所知的是,1939年之前,“欢庆女神”一直作为选装配置存在。在这一时期交付的约2万辆劳斯莱斯汽车中,仅40%车辆选配了此款车标。这多少反映了亨利爵士对车标的不喜爱,尽管这其中许多车型后期进行了改装。

与时俱进

1911年的初始版本中,“欢庆女神”优雅纤长,净高6又7/8英寸(约18厘米)。到20世纪60年代,“欢庆女神”已有八版换代,高4又5/16英寸(约11厘米),小巧玲珑。“欢庆女神”鼻尖至飞扬外袍的距离也相应从5英寸收缩至3英寸。几十年来,底座形状、女神姿容,乃至“双翼”的精确倾角都有微妙变化。

1934年至1959年的车型改动更为大胆,采用了跪立姿态的“欢庆女神”。部分客户认为这更适合当时的车身定制设计。

20世纪70年代,出于安全因素,有些国家一度封禁突出于车头的标识。在瑞士,“欢庆女神”只能收于车前罩中。劳斯莱斯别出心裁地设计了弹簧支承底座,仅需轻触,车标便可隐藏于散热器中,简便安全、优雅绰约。“欢庆女神”伸缩装置让冉冉升起的动作优雅流畅,又被称为“飞升”,并且已成为每一台古德伍德手工臻制的劳斯莱斯汽车的标配。

再次焕新

自1911年起,每个“欢庆女神”车标都由查尔斯·塞克斯亲自铸造和手工雕琢,这也是标识动人之处的所在之一。查尔斯的女儿约瑟芬于1928 年接手铸造工作,直到1939 年战争爆发。因此,在此期间制作的每个“欢庆女神”车标都不尽相同,于细微处尽显无限精妙。

如今,英格兰南安普敦的专家使用“脱蜡铸造工艺”制造“欢庆女神”。这一历史超过5000年的古典技法和经典原料穿越时光洪流仍可与21世纪的当代科技相得益彰。

每座雕像均基于计算机生成的三维图像,可谓都是初始版的数字呈现。劳斯莱斯技艺精湛的工匠利用图像和尺寸仅0.2毫米的刀具手工制作坚固的铸模,确保微小细节亦精准还原。通过铸模再制作高度精确的“欢庆女神”蜡模,涂上陶瓷。涂层干燥后,蜡层融化脱除,剩下的便是完美的铸造模具。

每座“欢庆女神”车标均由1600℃高温下的熔融不锈钢浇筑而成。钢液冷却后,模具打开,“欢庆女神”光辉耀眼、璀璨夺目。之后铸件接受数百万个直径仅0.04毫米的不锈钢球喷砂,表面抛光而无磨损。经过机械加工、最终镜面抛光和严格的质量检查,“欢庆女神”便大功告成,屹立于劳斯莱斯标志性的格栅之上。

2020年,劳斯莱斯推出了“欢庆女神”的全新平面视觉设计——“掠影”。 “掠影”由计算机生成,以现代简约的形式匹配品牌全新形象。全新“掠影”设计适配网络环境,将“欢庆女神”雕像的优雅身形幻化为平行曲线,行云流水且充满动力美感。不论是“欢庆女神”雕像还是平面数字形象“掠影”线条都丝滑流畅,展现出凝固的动感。

如今,劳斯莱斯汽车宣布,专为品牌首款电动汽车“闪灵”设计的“欢庆女神”也将焕新而至。以远超往常的流畅造型和优雅气质,引领劳斯莱斯品牌的空气动力学表现巅峰,夺目照耀着劳斯莱斯品牌的电动未来。

首款劳斯莱斯“闪灵”原型车的阻力系数仅为 0.26。在2022年的产品详细测试协议中,阻力系数预计将进一步精进。

永恒追念

1915年12月30日,蒙塔古勋爵与埃莉诺·桑顿乘坐P&O轮船公司旗下的SS Persia客轮横越地中海前往印度。两人下榻头等包厢并共进午餐。此行缘起蒙塔古勋爵受命成为英军首席机械运输官,埃莉诺则计划在途塞德港下船并返回英格兰。

然而,途中SS Persia客轮被鱼雷击中,不到五分钟便沉入海底。包括埃莉诺·桑顿在内的数以百计乘客不幸遇难。

蒙塔古勋爵则幸运获救。他肩膀骨折、肺部受损,在救生艇上度过了38个小时后,最终和其他幸存者一起被一艘过路客轮所救。蒙塔古勋爵在马耳他总督邀请下在当地疗养,却在伦敦报纸上读到了自己的讣告,一时既倍感荒诞又悲从中来。

埃莉诺不幸罹难的悲伤永恒地笼罩着蒙塔古勋爵。情深不渝,虽不能宣诸于众。蒙塔古勋爵的余生,驾驶劳斯莱斯时,永远铭记着埃莉诺·贝拉斯科·桑顿。



本文标题:传奇成就经典 与时俱进焕新 劳斯莱斯揭秘“欢庆女神”百年故事

(责编:岳弘彬)

上一篇 1 下一篇

热点阅读

热门关注

图文热讯

热点排行